失联数月后密春雷今日回归,被强制执行超7亿,董卿是否需承担偿还责任?

2022-09-15 00:03:13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法治日报法治网

近日,根据**执行信息**网显示,上海览海投资有限公司、密春雷、览海控**(集团)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案件,执行标的约7.19亿元,执行**为上海市金融**,案号均为:(2022)沪74执215号。

7月4日,话题“密春雷被强制执行超7亿”登上微**热搜。有网友戏称:现在好像对“亿”已经不惊讶了。

企查查信息显示,上海览海投资有限公司由览海控**(集团)有限公司100%持**,**终实控人为密春雷。览海控**(集团)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,注册资本达65亿元,密春雷为公司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,持**占比为91.38%。因司法协助,览海控**所持的相关**权遭冻结。

据了解,密春雷2003年创办览海控**(集团)有限公司,上市公司览海**疗实控人,为人颇为低调神秘,被称为“上海隐形富豪”。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,密春雷以60亿元人民币**富排名684位。2020年密春雷再次上榜,身家超百亿。

但在2022年初,密春雷便去向不明,处于失联状态。2022年1月29日,览海**疗发布公告称,近日收到董事长密春雷出具的**书,**公司董事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。

4月27日,*ST海**(原****简称览海**疗,SH600896)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函的公告中称,公司已无法与密春雷取得联系。*ST海**表示,公司高度关注密春雷先生不能正常履职的情况,多次向控****东及密春雷先生家属核实了解相关情况,截至本公告日,公司未获悉任何关于密春雷先生的,应当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。鉴于公司不能跟密春雷先生取得及时联系,公司将持续关注该事项的进展,并根据后续核实的进展情况,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

6月17日,海南证监局对览海**疗及密春雷等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,并记入资本市场诚信信息数据库。

对此,《法治日报》律师专家库成员、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董宝成分析,公司董事长下落不明,通常情况下不影响法人作为被执行主体案件的执行。但是,对于法律及司法解释为促使被执行法人偿还债务,而针对被执行法人的法定代表人、主要负责人、实际控制人设定的“出行、住宿、旅游、子**就读等高消费限制”措施,可能因董事长失联而不能发挥其“敦促”之作用。

董宝成说,如果法人、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在同一案件中都被作为执行主体,则要根据执行依据对各被执行主体之间设定的“共同、连带、按份、补充”等履责方式来具体区分各主体自身应承担的责任。即使其中一方失联,案件执行仍需依法进行。

法治网研究院注意到,6月20日,*ST海**公告称,公司于同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《关于览海**疗产业投资**份有限公司****终止上市的决定》,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****上市。

据公司信息显示,览海**疗主要从事**疗服务业务,**括向客户提供全科门诊服务、健康体检服务、**学**容门诊服务等等。公司旗下运营**疗项目**括览海门诊部、怡和览海门诊部及览海康复**院,在建**疗项目有览海**科**院等。

企查查还显示,除览海**疗外,密春雷旗下足迹还涉及房地产、文化旅游、保险等多个板块,商业版图广阔。

法治网研究院注意到,就在舆论场对于密春雷去向成谜议论纷纷之际,7月6日晚间,览海**疗突然发布一则公告披露了密春雷的回归消息。该公司表示,自7月7日起,密春雷正常履行公司董事、董事长职责,不再**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。

对于“上海隐**富豪”密春雷再次显身履职,能否挽狂澜于既倒、扶大厦之将倾,法治网研究院也将密切保持关注。只是物是人非,览海**疗发生了重大变化,退市定居几乎难以翻盘,目前正处于退市整理期。但俞敏洪等商界大佬令很多人尊敬的是,其身上所展现出的绝地求生、不屈不挠的企业家**神。勇敢承担起自己应付的责任使命,闪转腾挪全力以赴向前找路,未必就不能讲出一则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好故事。

事实上,舆论场还颇为关注的是,密春雷为**知名主持人董卿的丈夫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曾经的**一**董卿,也去向成谜。有网友发现,董卿主持多年的节目《朗读者》,从今年1月便停止更新。

此前,还有网友**料,为解决债务危机,董卿出售了上海的老洋房,甚至为了尽快卖出,价格从3.2亿元降到了2.5亿元。

而早在2021年,密春雷位于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豪宅也被挂牌出售,价格高达899万**元(约6015万人民币)。

对此,《法治日报》律师专家库成员、北京观韬中茂(深圳)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,广东省律师协会跨境争议解决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黄福龙表示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**千零六十四条规定,“夫**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**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,以及夫**一方在**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,属于夫**共同债务。夫**一方在**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,不属于夫**共同债务;但是,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**共同生活、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**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”。因此,即便密春雷需要为公司债务承担偿还责任,也不等同于董卿需承担偿还责任,需要看密春雷所负的债务是否属于夫**共同债务。

“而是否属于夫**共同债务,取决于各方的举证,特别是债权人的举证。如果夫**一方所负的债务为夫**共同债务,则在执行程序中另一方可以被追加为被执行人。根据目前**的执行信息,除公司外,密春雷个人也是被执行人,但董卿并未列为被执行人。”黄福龙分析,综合目前呈现的信息来看,密春雷在该案中承担的债务可能不是夫**共同债务,董卿就无需对密春雷在该案中的债务承担责任。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王寅浩)7月26日,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旭辉控**正迎来重大组织架构调整,将设立四大**:地产开发**、商业**、代建**、职能**。

旭辉方面称,此次组织架构调整是为更好推动“三五同心圆”战略落地,实现旭辉向城市综合运营服务商的转型。其中,代建**及商业**的成立,有利于旭辉更好地发展这两个专业领域的能力。轻重结合是旭辉三五战略的重要规划,也是符合行业新形势、新周期的发展模式。

记者了解到,旭辉控**执行董事、CEO林峰未来将在统领地产开发业务的同时,把更多**力分配于旭辉控**的多元化发展。一方面他将亲自主抓职能**,另一方面将兼任旭辉商业总裁,并统管各房地产+业务。

旭辉控**执行董事陈东彪,将出任旭辉建管的专职董事长,其拥有地产行业30余年的从业经验。与此同时,陈东彪还将兼任旭辉集团**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负责集团对外公共事务的统筹。

汝海林将升任旭辉控**执行总裁,主持地产开发**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,向旭辉控**CEO林峰汇报。作为旭辉**成长起来的职业经理人,汝海林2011年加入旭辉,11年来一直奋斗在经营的**线,曾带领东南旭辉,实现跨越式发展,成为旭辉体系内**大的区域集团。

此次汝海林的升任是旭辉人才**成长又一范例。目前旭辉高管的**成长率已超过70%,管理岗位的**成长率更超过了90%。旭辉方面称,未来旭辉的集团干部要以70后为主,区域的经营主官以80后为主,一线的项目总以90后为主。

上一篇:报告:6月*购房者信心指数大幅回升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“网站整改中,内容已删除!”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徐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