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省领导集体参加2022年军事日活动

2022-09-21 03:04:02 文章来源:网络

来源:解放军报**发布

我没有见过爷爷,印象中的爷爷是来自我父亲无数次的描述。父亲说爷爷额头上有道很深的疤痕,是与鬼子血拼时留下的。

在我印象中,爷爷就是英**。他那留在额头上的疤痕就是一个英**特有的标志和荣耀,虽然我没有见过。

父亲讲不清爷爷参加的那个部队的番号,只知道爷爷是八路军。

爷爷16岁的时候就是一个能抱起一扇磨盘,挑起百十斤牛粪的**汉了。在他17岁那年开春,他跟着自己的三哥加入了一支部队。那支部队刚好路过村子。爷爷顾不上跟亲人告别,就跟着队伍走了。没过黄河之前,部队打了几次仗,爷爷的三哥就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。爷爷和战友就地挖坑把三哥埋了。这时,敌机又开始扫射了。爷爷一**碌转到一条壕沟里,回头看埋着三哥的坟头已经落下几十个弹坑。

爷爷跟着部队在一个**乘小船过了黄河。十几条小船往返多次才将这支部队全部送过黄河。接下来,教官就教他们打**、刺**等许多动作要领。训练的10多天里,伙食不错。爷爷饭量大,一顿能吃下四五个馒头。部队开拔的时候,因爷爷力气大,连长安排他拉着装有弹药的架子车。一次**行军,后面的一个架子车陷入泥泞中,几个人都拉不出来。爷爷过去双手紧握车柄,憋住气使劲一扯,这辆载着重物的架子车就被拉出了泥潭。部队领导拍着爷爷的肩膀笑着说:“好家伙,能吃也能干啊!”

终于等到跟鬼子面对面打仗的机会了。爷爷心想,这些人太不算人了,不好好待在自家过日子,却大老远跑出来祸害人,跟村里的恶霸、疯狗没什么区别。

那次作战,爷爷用手中的步**打**3个敌人。多年后,爷爷跟父亲说,那是一次近距离交火,他隐蔽在草丛中正面射击进攻的鬼子。一想到鬼子进村后无恶不作,村里人只要有一口气的都被打**了。爷爷说,那一仗,打得他心都疼。

在山西,爷爷打了有十几仗。身边许多战友都牺牲了。战斗间隙,爷爷总想起与自己一同过黄河的战友。爷爷平常不怎么爱说话,是个老实疙瘩。部队短暂休整时,他却闲不住,就去帮炊事员干些推磨或劈柴的活。

爷爷额头上的那道疤痕,是1943年深秋,在洪洞县韩略村一次伏击战中留下的。那天天气很冷,田地里偶尔有着几棵挂着霜的大白菜。爷爷和几十名战士埋伏在这片菜园西侧的土墙后,鬼子的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地进村了。随着一声“冲啊”,爷爷等人一跃而起前后夹击鬼子。惊慌失措的鬼子亮出刺刀,开始和爷爷他们血拼。一个鬼子用刺刀直刺爷爷的颈部,爷爷低头躲避时,刺刀刺中了爷爷的额头。爷爷全然忘了疼痛,像一头捕猎的**狮,不顾一切地向敌人刺**。直到伏击战结束,爷爷才知道自己被砍伤的额头,露出了**头。

战斗结束后,爷爷因伤回家了。

后来,爷爷到煤窑上干活**家糊口。他额头上的那道疤痕,刚好是在煤窑里顶着矿灯的地方。爷爷很少跟人讲起这道疤痕的来历,虽然有很多人好奇地问他。

面对战争,受伤或阵亡是战士必须经历的。爷爷是战争中活下来的幸运者。爷爷说他不是英**,比起其他战友自己差得太远了。他讲到一个战友因腿部受伤不能行走,就用手****拽住鬼子,**是咬掉了那家伙的一只耳朵。爷爷说这才叫英**。英**就是跟敌人玩命,玩命的同时能活下来更好,活不下来就跟敌人同归于尽。

爷爷额头上的疤痕,成了爷爷生命中的一个特殊符号。而这个标志**的符号,似乎也为爷爷赋予了强大的**神动力。在爷爷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,处处彰显着一个在你**我活的战斗中幸存下来的人,对生命的倍加珍惜。而这种对待生命的态度,不仅仅是对生命的热爱。

(原文刊于2020年11月6日解放军报“长征副刊”版,内容略有删减。)

上一篇:综合防卫演练正在进行中!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“网站整改中,内容已删除!”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徐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